玲儿的惩罚

  • A+

这天先生领着太太来看双全,上一次太太没有来,现在来看他了。玲儿对双全说:“这是太太。”双全笑着说:“太太,谢谢你们。”可是脸上的表情突然的僵住了,太太也是一样。没说几句话,太太就走了。玲儿很纳闷的问道:“双全,你认识太太。”双

全连忙说:“不认识,不认识。”玲儿就没有再问。
几天后的下午,玲儿在先生家里忙完了之后,想去医院照顾双全,这时候先生打来电话说今晚上不回来了。玲儿想太太一个人在家,就想留下来陪陪她。太太说不用,她一个人在家没什么,以前也是这样的。玲儿不好再说什么,匆匆地往医院赶去。
大概下午六点多种的时候,先生打来电话说今天是太太地生日,自己告诉她不回家是想给她个惊喜。先生让玲儿一会儿回去帮着做些好菜。玲儿答应了,心想这是一件好事情啊。玲儿和双全说了,双全听了之后说玲儿,我们还是买些什东西作为礼物吧,太太那个人很好的。玲儿说好啊,我自己看着买吧。
玲儿出了医院,买了一件很高档的内衣,玲儿想也就这么点心意吧。玲儿高兴的坐着车去先生家,玲儿来到门口,敲了敲门,没人开。玲儿想起自己有钥匙。打开门之后,玲儿听见一阵哭声。客厅里乱极了,玲儿想发生什么事情了,顺着哭声来到卧室,玲儿顿时吓呆了。
卧室里先生拿着皮带,而太太正光着身子被按在床上,屁股高高的翘起。先生抡着手里的皮带,啪,太太哭着叫了一声。太太地屁股上又多了一道檩子,屁股已经红肿了。玲儿急忙奔上前去,拉住先生的手说:“不要打了,先生,有什么话慢慢说。”太太看到玲儿进来,急忙用衣服挡住自己的身子。先生一把扯下太太身上的衣服说道:“给我趴好,我叫你养男人。”说着又是一皮带。
“玲儿,你给我出去,这件事情你不用管,我今天非打死他不可。”先生将玲儿推到一边,继续按住太太用皮带狠狠的抽着太太。太太疼的不住的晃动着屁股,玲儿看着太太的屁股肿的不像样子了,急忙拉住先生,先生见玲儿用力的拉自己,只好作罢。
太太穿上了衣服,三个人来到了客厅。玲儿安慰着太太,先生说:“你说吧,该怎么办,你和玲儿说说,你该不该打。”太太说:“使我对不起你,我把野男人招到家中。可是你自己认为你对的起我吗。我知道我生不了,可是你就因为我这样而不理我。你真是个男人。”
先生听到这番话,觉得有些理亏不再作声。三个人都尴尬的站在那里,先生过了好久才说,“你走吧,我不想看见你。”太太没说什么,收拾了一下离开了。
先生很颓废的坐在那里,玲儿在一旁看着,不知道该怎么劝先生。玲儿想还是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。玲儿说:“先生,我要走了。双全还等着我呢,晚上没人照顾他。”
先生拉住玲儿说:“玲儿,你不要走,留下来陪我。”先生的表情很让人心疼,玲儿坐了下来,安慰着先生。先生坐在那里给玲儿讲述他和太太地恋爱,谈他们的婚姻。先生当他知道太太无法生育的时候,他真的很生气。一直都没有理她,可是他现已经原谅她了。先生说:“我那天接他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和她说了,可是她最近总是不肯同房,本来我还以为她是在生气,哪曾想她原来养了男人,还把他带回家来了。”先生说:“我今天打了她,她肯定不会回来了,上一次我打她的时候还是因为她骂我母亲是个乡下人,被我按在床上狠狠的揍了顿屁股,要不是我娘替她求情,我非打死她不可。后来她嚷着要离婚,她被她的父亲打了一顿,刚好我也在,屁股都开花了。我拦着她才算少挨点打。”
玲儿说:“先生,太太还会回来吗。”
先生说:“不会了,我不会在和她在一起了。”
玲儿不再说什么了。先生说:“你还是走吧,双全还在等着你呢。”玲儿没有动,玲儿说:“先生,我陪你吧,反正我也和双全说好了。”
那天夜里,玲儿和先生就那样的呆了一夜。
第二天早上,玲儿回到了医院,什么都没和双全说。玲儿看见桌子上有些东西,问双全是谁买的,双全说是太太早上来了。
股市配资 玲儿只是哦了一声。

一晃一个月过去了,在这一个月里,玲儿身边发生了好多事情。先生最终还是和太太离婚了,先生分给我太太一栋房子和好多钱,玲儿知道先生心里还是爱着太太的,也许是没有缘分吧,玲儿心里想。双全的腿恢复的很好,用的都是上等地药。玲儿知道自己已经欠先生很多钱了,但是她没有和双全说,她怕影响到双全的病。双全在能下地走的时候就张罗回家,玲儿知道自己拦不住,只好向先生借了钱,然后买了药给他带回去。双全要走的前一天晚上,玲儿悄悄地带着双全出了医院,两个人做了那事儿,双全还是像头小老虎一样。 玲儿对双全说这一走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见面,双全搂住玲儿的脖子说玲儿,我们俩一起走吧。玲儿推了他一把,却弄疼双全的腿,玲儿急忙看看,双全说不碍事,我喜欢。玲儿笑了一声说道,我知道,可是我要挣钱把先生的钱还了我就回家,不在城里干了。双全说玲儿你要小心,别学坏。玲儿说我像那样的人吗。双全说你们太太还是好人呢,还不是找野汉子。 玲儿很纳闷问道:“你咋知道咧。”双全急忙说道:“是你说的嘛。”玲儿不说话了。 双全走了之后,玲儿回到了先生家,此时的先生似乎是已经从离婚的阴影中走出来了。渐渐地玲儿发现,最近先生回来的总是很晚,而且还经常带一些女人回来,玲儿不好说什么,每次先生都让玲儿回自己的屋里呆着,他和那些女的在客厅里嘻嘻哈哈的。 玲儿很反感这些人,但是玲儿不好说什么,这天下午,玲儿在家里将先生母亲的那件衣服轻轻的洗了一下,凉在了阳台上。先生领着一个女人回来了,先生说让玲儿招呼着,自己则下去买些东西。玲儿给那个女人倒了水,去拿水果的回来的时候看见那个女人正在拿先生的那件衣服擦鞋。玲儿忍不住的喊道:“快放下,那是先生的东西。” 那女人似乎是没听见一样,继续擦她的鞋。这时候玲儿冲上去一把抢过来衣服说道:“请你尊重一下我们先生。” 那女人抬头看了玲儿一眼,说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,敢和我这样说话,一个小保姆还反天了。”玲儿不好说什么,只是拿着衣服走开了,那女**声喊道:“站住,你给我拿回来。” 这时候先生进来了,听见女人喊急忙走上去说道:“宝贝儿,怎么了,生什么气啊。” 玲儿很反感的看着先生说道:“她用这件衣服擦鞋,我告诉她,她还生气了。” 先生看也没看的说道:“拿过来,让她擦。” 玲儿没有动。先生很生气的说道:“玲儿,听见了吗,难道要我喊吗。” 那女人在旁边说道:“老板,你这叫什么男人啊,连个保姆都管不住。” 先生很生气的说:“玲儿,还不拿过来。” 玲儿不知道哪里来得勇气,仍然站住不动。先生看着玲儿,然后解下自己的腰带,冷冷的说道:“看来几天不打你,你是皮子发紧了。给我跪下,把裤子脱了。” 那女人在一旁说道:“老板,这才象话嘛,就得好好的教训她。” 玲儿没想到先生竟然要打她,她跪了下来,脱下自己的裤子,玲儿想,我不会反抗的,但我绝对不会让她用这件衣服擦鞋的。 玲儿将衣服护在胸前,艰难的趴在地上,屁股翘了起来。先生看玲儿如此地倔强,没说什么。双手抻了抻皮带,叭的一声响。那女人在一旁微笑着看着眼前的这场惩罚。 啪,先生的皮带抽在玲儿的屁股上,屁股立刻起了一道檩子。玲儿忍住了没有叫出声来。 玲儿的倔强让先生更加生气了,皮带像雨点一般的落在玲儿的屁股上,背上,大腿上。啪,啪……玲儿的屁股慢慢地红肿起来,檩子纵横交错的布满了玲儿的屁股。 玲儿忍住了疼痛,她知道先生心里憋的慌,自己挨打让他发泄一下吧。 先生似乎已经忘了是为什么打玲儿,只是一下一下的舞动着皮带,仿佛不是在打一个人的屁股,而是打一个棉被一样。 玲儿的屁股慢慢地由红变紫,疼痛感逐渐消失,屁股已经麻了。这似乎是玲儿挨打最严重的一次,玲儿一声不吭。疼的汗水混着泪水顺着脸滴到了地上。 啪,啪,皮带打在屁股上的声音让人有些害怕,那个女人看着玲儿的屁股渐渐地有些不忍心了。女人说道:“你还不认错,认错我就原谅你。”她想给自己找个台阶下,可是倔强的玲儿仍然一声不吭。 先生见了更加生气了,手上的力道更加足了,每一皮带下去都带着一阵风声,嗖,啪,狠狠的抽在玲儿的屁股上。玲儿疼的眼泪哗哗的流,但是她忍住了不让自己出声。 那个女人终于忍不住了,一把拉住先生的手说道:“老板,算了,再打就打坏了。” 先生看着玲儿的屁股,青肿不堪入目,他没想到自己会下这么狠的手。玲儿艰难的站了起来,手里还拿着那件衣服。屁股上的伤痕让人看了很心疼,屁股还在一抖一抖的。 “把裤子提上,去房间里休息一会儿吧。”先生说。 玲儿勉强的提上裤子,屁股肿的好大,裤子都很紧绷。那个女人见先生如此地凶狠,低声的说道:“老板,我走了。”先生点了点头,然后坐在沙发上,一声不吭。 玲儿回到了房间,脱下裤子看了看自己的屁股,一道道青肿的檩子看起来让人感到触目惊心。委屈的泪水顺着脸往下淌,玲儿忍住疼痛,慢慢地给自己上药。 “我来吧”先生进来了。先生看着玲儿破烂的屁股,心中也感到十分的愧疚,他没想到自己下手竟然会这么地重。玲儿慢慢地趴在床上,泪水无法止住。先生拿起药水,慢慢地小心的给玲儿的屁股上涂药。 “玲儿,对不起,是我不好。刚才是我错了,你骂我几句,打我几下吧。”先生低声的说。一家之主这样给自己的保姆道歉,这着实让玲儿很感动,玲儿心里已经原谅了先生,或许她从来就没有怪过先生。可是泪水却像洪水一样,无法阻挡。 先生帮玲儿上了药,晚饭自然又是先生准备的。吃饭的时候先生说:“玲儿,晚上能陪我吗,我想和你说说话。”玲儿点了点头。吃过饭之后,玲儿来到了先生的房间,玲儿突然觉得房间空荡荡的,好像少了点什么。先生坐在椅子上,玲儿慢慢地坐了下来,屁股还有疼,只好坐在床上。 “玲儿,还在生我的气吗。”先生问。 玲儿低声的说道:“先生,没什么地,是我不好,我不该太犟了。” 玲儿接着说道:“先生,你还在想着太太吧。” 先生点了点头。“那你为什么还领别的女人回家啊。”玲儿很轻声的问。 “玲儿,我知道你很不喜欢那些女人,我也不喜欢。本来我以为我可找女人来代替太太,哪曾想我还是忘不了她。可是我不会再要她了。”先生十分难过的说。 玲儿看到先生伤心的样子,心里十分为先生难过。 “玲儿,你知道吗。我们高中的时候就相爱了,后来她毕业后考上了大学,我则当兵去了。即使在我们最难的时候,她都一直支持我,为什么,现在她会找别的男人,我知道是我不好,我不该冷落她。可是为什么,她要偷男人。”先生喃喃的说。 玲儿坐在那里,专注的听着先生对自己的倾诉,玲儿想说些什么,可是话到嘴边又停住了。先生拿来一瓶红酒,一个人慢慢的坐在那里,玲儿这次主动的要求陪先生喝酒。也许是喝多了,那天夜里玲儿再一次把自己的身子给了先生,这次她是心甘情愿的,她想先生太寂寞了,自己应该报答他。 那女人似乎是没听见一样,继续擦她的鞋。这时候玲儿冲上去一把抢过来衣服说道:“请你尊重一下我们先生。” 那女人抬头看了玲儿一眼,说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,敢和我这样说话,一个小保姆还反天了。”玲儿不好说什么,只是拿着衣服走开了,那女**声喊道:“站住,你给我拿回来。” 这时候先生进来了,听见女人喊急忙走上去说道:“宝贝儿,怎么了,生什么气啊。” 玲儿很反感的看着先生说道:“她用这件衣服擦鞋,我告诉她,她还生气了。” 先生看也没看的说道:“拿过来,让她擦。” 玲儿没有动。先生很生气的说道:“玲儿,听见了吗,难道要我喊吗。” 那女人在旁边说道:“老板,你这叫什么男人啊,连个保姆都管不住。” 先生很生气的说:“玲儿,还不拿过来。” 玲儿不知道哪里来得勇气,仍然站住不动。先生看着玲儿,然后解下自己的腰带,冷冷的说道:“看来几天不打你,你是皮子发紧了。给我跪下,把裤子脱了。” 那女人在一旁说道:“老板,这才象话嘛,就得好好的教训她。” 玲儿没想到先生竟然要打她,她跪了下来,脱下自己的裤子,玲儿想,我不会反抗的,但我绝对不会让她用这件衣服擦鞋的。 玲儿将衣服护在胸前,艰难的趴在地上,屁股翘了起来。先生看玲儿如此地倔强,没说什么。双手抻了抻皮带,叭的一声响。那女人在一旁微笑着看着眼前的这场惩罚。 啪,先生的皮带抽在玲儿的屁股上,屁股立刻起了一道檩子。玲儿忍住了没有叫出声来。 玲儿的倔强让先生更加生气了,皮带像雨点一般的落在玲儿的屁股上,背上,大腿上。啪,啪……玲儿的屁股慢慢地红肿起来,檩子纵横交错的布满了玲儿的屁股。 玲儿忍住了疼痛,她知道先生心里憋的慌,自己挨打让他发泄一下吧。 先生似乎已经忘了是为什么打玲儿,只是一下一下的舞动着皮带,仿佛不是在打一个人的屁股,而是打一个棉被一样。 玲儿的屁股慢慢地由红变紫,疼痛感逐渐消失,屁股已经麻了。这似乎是玲儿挨打最严重的一次,玲儿一声不吭。疼的汗水混着泪水顺着脸滴到了地上。 啪,啪,皮带打在屁股上的声音让人有些害怕,那个女人看着玲儿的屁股渐渐地有些不忍心了。女人说道:“你还不认错,认错我就原谅你。”她想给自己找个台阶下,可是倔强的玲儿仍然一声不吭。 先生见了更加生气了,手上的力道更加足了,每一皮带下去都带着一阵风声,嗖,啪,狠狠的抽在玲儿的屁股上。玲儿疼的眼泪哗哗的流,但是她忍住了不让自己出声。 那个女人终于忍不住了,一把拉住先生的手说道:“老板,算了,再打就打坏了。” 先生看着玲儿的屁股,青肿不堪入目,他没想到自己会下这么狠的手。玲儿艰难的站了起来,手里还拿着那件衣服。屁股上的伤痕让人看了很心疼,屁股还在一抖一抖的。 “把裤子提上,去房间里休息一会儿吧。”先生说。 玲儿勉强的提上裤子,屁股肿的好大,裤子都很紧绷。那个女人见先生如此地凶狠,低声的说道:“老板,我走了。”先生点了点头,然后坐在沙发上,一声不吭。 玲儿回到了房间,脱下裤子看了看自己的屁股,一道道青肿的檩子看起来让人感到触目惊心。委屈的泪水顺着脸往下淌,玲儿忍住疼痛,慢慢地给自己上药。 “我来吧”先生进来了。先生看着玲儿破烂的屁股,心中也感到十分的愧疚,他没想到自己下手竟然会这么地重。玲儿慢慢地趴在床上,泪水无法止住。先生拿起药水,慢慢地小心的给玲儿的屁股上涂药。 “玲儿,对不起,是我不好。刚才是我错了,你骂我几句,打我几下吧。”先生低声的说。一家之主这样给自己的保姆道歉,这着实让玲儿很感动,玲儿心里已经原谅了先生,或许她从来就没有怪过先生。可是泪水却像洪水一样,无法阻挡。 先生帮玲儿上了药,晚饭自然又是先生准备的。吃饭的时候先生说:“玲儿,晚上能陪我吗,我想和你说说话。”玲儿点了点头。吃过饭之后,玲儿来到了先生的房间,玲儿突然觉得房间空荡荡的,好像少了点什么。先生坐在椅子上,玲儿慢慢地坐了下来,屁股还有疼,只好坐在床上。 “玲儿,还在生我的气吗。”先生问。 玲儿低声的说道:“先生,没什么地,是我不好,我不该太犟了。” 玲儿接着说道:“先生,你还在想着太太吧。” 先生点了点头。“那你为什么还领别的女人回家啊。”玲儿很轻声的问。 “玲儿,我知道你很不喜欢那些女人,我也不喜欢。本来我以为我可找女人来代替太太,哪曾想我还是忘不了她。可是我不会再要她了。”先生十分难过的说。 玲儿看到先生伤心的样子,心里十分为先生难过。 “玲儿,你知道吗。我们高中的时候就相爱了,后来她毕业后考上了大学,我则当兵去了。即使在我们最难的时候,她都一直支持我,为什么,现在她会找别的男人,我知道是我不好,我不该冷落她。可是为什么,她要偷男人。”先生喃喃的说。 玲儿坐在那里,专注的听着先生对自己的倾诉,玲儿想说些什么,可是话到嘴边又停住了。先生拿来一瓶红酒,一个人慢慢的坐在那里,玲儿这次主动的要求陪先生喝酒。也许是喝多了,那天夜里玲儿再一次把自己的身子给了先生,这次她是心甘情愿的,她想先生太寂寞了,自己应该报答他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